經典小說

一生摯愛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一生摯愛txt完整版

作者:admin 來源:未知 2017-12-13 21:45

 
 
 
第一章 送她進監獄
 
 
 

“不是我,你相信我。”簡童倔強地盯著車里的人,大雨瓢潑的下,車窗被雨打濕,花了的車窗,隱隱約約可以看見車子里那張冷峻的臉。簡童顫抖的身子,站在車外,隔著車窗,大聲的喊:“沈修瑾!你至少聽一聽!”

車門突然打開,簡童來不及高興,一股大力,將她狠狠拽進了車子里,她栽在他的身上,干爽的白襯衫,瞬間濕了大片。

“沈修瑾,那些傷害薇茗的小混混,不是我安排的……”簡童剛說,一只修長有力的手指毫不憐惜的捏住她的下巴,頭頂上傳來他特有的磁沉嗓音:“你,就這么喜歡我嗎?”

清冷的嗓音,帶著一點點清淡的煙草味——他的味道。

“什么?”簡童有些蒙了,她喜歡他,全世界都知道,他現在為什么會突然這么問?

男人捏著簡童的下巴,另一只手臂,修長有力,朝著她伸過去,指腹溫柔的落到她被雨打得濕冷的臉頰,簡童被那雙溫柔如水的眼睛溺斃了,迷失了,她似乎已經聽到下一句,這個男人問她“冷不冷”。

男人突然渾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,冷冷的說道:“簡童,你就這么喜歡我嗎?喜歡到不惜害死薇茗?”

一股涼意,從心底涌出,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。簡童瞬間清醒,不禁微微苦笑……她就說,這個男人的溫柔怎么會給她。原來那根本不是什么溫柔,不過是撒旦的微笑而已。

“我沒有存心害死薇茗……”她想為自己解釋。

“對,你沒有存心害死薇茗,你就是花錢買通了幾個混混,讓他們奸污薇茗。”男人眼里漸漸涌現暴躁,沒給簡童解釋的機會,大手“刺啦”一聲,撕碎了簡童身上的衣服。

“啊~!”

伴隨著尖叫,簡童被毫不留情的推出了車外,狼狽的摔倒在雨水中,耳畔男人清冷的聲音,在雨水聲中特別的顯聲:

“簡童,簡大小姐,你怎么對薇茗,我就怎么對你。衣不蔽體的感覺可好?”

唰!

簡童猛然抬頭,不敢置信地看向車門內,那男人坐在車子里,居高臨下看了她一眼,拿出帕子,慢條斯理的擦著手指:“簡大小姐,我現在很累,你請回。”

“沈修瑾!你聽我說!我真的……”

“要我聽簡大小姐說話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男人淡漠抬起眼皮,掃了簡童一眼:“簡大小姐要是愿意跪在我沈家莊園前一個晚上,或許我心情好了,愿意給簡大小姐十分鐘的時間。”

車門豁然關上,一條帕子從車里丟了出來,飄飄然落在簡童面前,被雨水沾濕。

簡童低頭,撿起雨水中的帕子,死死的捏在掌心。

車,駛進了沈家莊園,而沈家莊園的鐵藝大門,在她的面前,毫不留情的關上。

雨水中,簡童面色蒼白,她站了好一會兒,豁然抬頭,走到沈家莊園的大門外,緊緊抿著唇瓣“啪”一聲,膝蓋就砸在地上。

她跪!

不是因為贖罪!

只因為夏薇茗是她簡童的朋友!朋友去世,她該跪拜。不是因為所有人認為的她害死夏薇茗!

她跪!

也跪求這個男人肯給她十分鐘,聽她說!

身上的衣服被撕壞,破爛不堪,勉強可以遮住重點部位。她雙手捂著身體,腰身卻挺的直直的,她驕傲,她即使跪著也傲骨不屈!她的自尊她的尊嚴她是上海灘的簡童!

她倔強的跪下,只為一個解釋清楚的機會。她沒做過,沒做過的事情她不認!

可,真的會有這個機會嗎?

真的,能夠解釋清楚嗎?

又,真的,有人相信她的話嗎?

雨,越下越大,至始至終,沒有停過。

……

一夜過去

傾盆大雨中,簡童依舊跪在沈家莊園外。

雨水淋濕了她的衣裙,她在雨中已經跪了一整夜。

清晨終于來臨,死寂一夜的莊園終于有了人氣。銀發矍鑠的老管家撐著一把老式黑傘,從莊園的院子走過來。

封塵一夜的鐵門“吱嘎吱嘎”向著兩旁打開一條豁口,簡童終于有了動靜,抬起耷拉著的腦袋,沖站在鐵門中間的老管家露出一抹蒼白的笑。

“簡小姐,沈先生讓你離開這里。”老管家頭發梳得一絲不茍,即使下雨天也不見一絲亂發,嚴謹的就像是沈家莊園的一草一木,都有專人修剪。老管家給簡童丟下一件衣服。

簡童伸出泡了一夜雨水的手,哆哆嗦嗦的穿上。張了張蒼白沒有血色的唇瓣,聲音沙啞又堅定:“我要見他。”

老管家眼皮也沒有抬一下,一字不落的傳遞了莊園主人的原話:“沈先生說,簡小姐的存在,污染了莊園的環境,讓簡小姐你不要礙了他的眼。”

從出事到現在,簡童沒有表現出一絲的懦弱,此刻她裝出來的堅強,再難以保持,肩膀顫動,泄露了她受傷的心。

簡童閉上了眼睛,滿臉的雨水,讓人分不清眼角的濕濡是雨水還是淚水。老管家面無表情的看著她。簡童再次睜開眼,仰起頭對老管家說道:“夏管家,不管您心里怎么想,我沒有買通那幾個小混混毀掉夏薇茗的清白。無論如何,您的恨意,我無法毫無怨言的承受。”

簡童雖然疲憊卻一字一句說的清清楚楚,咬字清晰……這是一個雖然愿意暫時低頭,卻滿身傲骨的女人。

老管家終于有了“漠視”以外的反應,一對灰眉擰了起來,看向簡童的目光中滿滿的厭惡,“薇茗是我的女兒,她從小到大都很乖巧懂事,她從沒有踏足過酒吧夜場這樣混亂骯臟的場所,而她卻在那樣三教九流混混出沒的地方,被一群混混侮辱致死。

簡小姐,我們查過她的通訊,事發之前,她給你打過一通電話,給你發了一條短信息,短信息的內容是:我已經到了‘夜色’,小童你人呢。”

老管家盯著簡童的目光,恨毒了她:“簡小姐,你害死的不是貓貓狗狗,是活生生的人!人都已經死了,你還在狡辯!誰都知道簡小姐癡纏沈先生,而沈先生心中只有我的女兒薇茗,對你萬般癡纏厭惡至極,你分明是嫉妒薇茗,又對沈先生求而不得,才想要毀了薇茗的清白。簡小姐的惡毒,讓人不敢恭維!”

簡童無言以對,夏薇茗是夏管家的女兒,是沈修瑾的摯愛,而她簡童,是單戀沈修瑾的女配,F在好了,夏薇茗死了,她簡童不僅是女配,還是惡毒女配。

“簡小姐請你離開。”老管家說道,“對了,沈先生讓我轉達簡小姐一句話。”

簡童豁然看向老管家。

“沈先生說,死的那個人怎么不是你?”

簡童跪在地上的身體,支撐不住的搖晃起來,心口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。

老管家轉過身,干癟起褶子的嘴角,冷冷勾出一個刻板的弧度,讓那張古板的臉孔看起了冷漠又殘忍。

薇茗被簡童害死了,他不痛快,他恨簡童的惡毒。

簡童撐著冷到骨子里的身體,搖搖晃晃的站起來,剛站起來,腿腳發麻的一屁股摔坐在冷硬的柏油地上,自嘲的一笑……死的那個人怎么不是你?

確實像那個男人會說的話。簡童露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:“薇茗啊薇茗,你這一死,我成了千夫所指。”

沈家莊園二樓,男人身軀修長,寬肩窄臀,黑色睡袍隨意的罩在身上,赤著腳,性感高大的身軀靜立在落地窗前。冷漠的注視著莊園外,雨中那道背影。

“沈先生,您交代的話,已經一字不落的傳達給簡小姐了。”老管家驅散走了簡童,悄然站在了主臥的門口。

沈修瑾搖晃著手中的紅酒杯,聽到老管家的話,才淡漠的收回落在簡童身上的視線,一雙薄唇冷漠的下達一串命令:“通知簡家人,想要簡童就沒有簡家,想要簡家,從此以后簡家沒有簡童這個人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第二,通知S大,S大沒有簡童的檔案。通知一高,簡童因在校時期濫交打架,被開除。她的最高學歷,初中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最后一點,”沈修瑾涼薄的說道:“送她進監獄。”

老管家聽了猛然抬頭,一陣愕然:“沈先生?”

“殺人償命,收買他人,蓄意謀害人命。讓她進監獄,吃三年牢飯。怎么?夏管家認為我做的不對?”三年這個時限是沈修瑾給簡童訂下的,現有證據并不足,但沈修瑾憤怒地認定。

“不,沈先生做的很對。……謝謝沈先生,嗚嗚嗚,”老管家淚淚縱橫,竟然哭了起來:“要不是先生,簡童對薇茗犯下的過錯,根本就得不到懲罰。簡童身為簡家人,我根本就拿簡童沒辦法。謝謝先生,謝謝先生。嗚嗚嗚~”

沈修瑾轉過身,站在落地窗前,看著樓下泊油路上那道背影消失在轉角,眼底一片陰霾,修長指骨捏緊酒杯,仰頭,猩紅的酒液一滴不落,吞噬腹中。

“夏管家,我出手教訓簡童,不是因為薇茗是你的女兒,而是薇茗是我看中的女人。”沈修瑾緩緩說道。

……

簡童拖著一身疲憊,回到了簡家。

再也沒能跨進簡家的大門,為簡家服務了一輩子的老管家帶來了沈修瑾的原話,簡童就被委婉的“請”出了簡家。從始至終她甚至沒有見到生父生母的影子。

就這么畏懼沈修瑾嗎?簡童扯了扯嘴角……收回了視線,那道鐵藝大門,劃清了她和簡家的關系,劃清了過往屬于她的一切。

簡童說不出此刻是什么感覺,一轉身,就有兩名穿警服的男人攔住了她:“簡小姐,鑒于你花錢買通教唆他人毀壞夏薇茗小姐清白,導致夏薇茗小姐意外死亡,現在請你跟我們走。”

在被送進監獄前,簡童見到了沈修瑾,那個男人,偉岸身姿就站在窗戶邊。

簡童搖著頭堅定地說道:“我沒有害過薇茗。”

沈修瑾碩長的身軀不緊不慢地走到簡童身前。簡童告訴自己不要怕,她是無辜的,她沒犯罪。

精致的小臉無所畏懼的揚起,力持保持鎮定,但顫抖的肩膀還是出賣了她的緊張……這一切都被一雙犀利的眼睛捕捉到。

 
 
 
 
 
 
第二章 一切都是沈先生的意思
 
 
 

沈修瑾眼底劃過一絲詫異……事到如今還要努力維持她尊嚴嗎?

也是,她是簡童嘛,這個女人向來張揚肆意一身傲氣,連告白被他拒絕都不損絲毫。

沈修瑾迅雷不掩耳,捉住她精巧的下巴。

“唔~疼!”捏住下巴的那只手,像是鐵鉗,加注在簡童下巴上的力道,似乎是要捏碎她的下巴,簡童痛的眼淚溢出。

對方卻一點都不憐惜,越來越用力的掐住她的下巴:“誰能夠想到這張漂亮的臉孔下藏著的惡毒心腸?”

“我真的沒有害過薇茗!”簡童咬著嘴唇,疼的臉色發白:“你不可以就這么把我送進監獄,沒有證據。”

“不,我可以。”沈修瑾冷笑著,一字一句殘忍的說道:“那么,簡童簡小姐,今后就請你在這里面愉快的享受監獄生活。”沈修瑾松開她的下巴,轉身揮揮手:走的十分灑脫。

他在報復她。簡童臉色煞白,一個字都說不出。

女子監獄并不如表面的太平。她到監獄的第一夜,睡夢中被人拽起。

“你們,要干什么?”簡童防備的看著面前將她圍了一圈,不懷好意的獄友,“你們別亂來,否則我就喊獄警。”

四周的女囚犯聽了她的話,非但沒有害怕,一個個相視一下,“哈哈哈”的大笑起來。其中一個領頭的大姐大,指著簡童的臉:“你說什么?叫獄警?哈哈哈……我沒聽錯吧?你要叫獄警?”話說著,一巴掌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重重甩向簡童,“喊吶!你不是要喊獄警的嗎?”

簡童被這一巴掌甩的站不穩腳跟,耳朵“嗡嗡”作響。

簡童一只手扶著墻面,堪堪站穩之后,在眾人意想不到的時候突然出手。

“啪!”

這一巴掌落下,牢房中片刻的安靜,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嬌滴滴的女人有膽量反手反擊。

這個壯碩的女人被簡童這一巴掌打的發狂,紅著眼暗吼:“草~你個臭娘們兒,姐妹兒們,給我打!打殘打廢都沒關系,反正沈先生吩咐了,不用客氣,好好招呼這臭娘們兒,只要不玩兒死她就行!”

簡童震驚,一股尖銳的疼痛,從心臟蔓延到四肢百!……沈修瑾!沈修瑾!沈先生吩咐了……沈修瑾。!

簡童雙手雙腳都在顫抖,心臟凍結成冰!

難怪,這么大的動靜,沒有獄警來。難怪,圍堵著她的這些彪悍魁梧的女囚犯們有恃無恐!

抬頭看向那幾個女囚犯,她站起身,拔腿就往獄門的方向跑,她勒緊了獄門上的鐵窗戶柵欄,大聲的求救:“來人!打人了!救命!快來人!”明知道不會有獄警來,她卻只能做著完全無用的求救!

她在賭,賭沈修瑾并沒有讓這些女囚犯“好好關照”她,即使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……她也還存有幻想——沈修瑾對她簡童沒有下狠手,依舊留有余地。

“啊……!”頭發被人用力的拽下,她被扯的一個趔趄,狗吃屎的摔在地上。簡童從沒有這么狼狽過!

下一秒,簡童被人拽著頭發拉起來,又打又踹,狼狽的在地上呻吟:“唔~”

簡童沒有盼來“沈修瑾的留有余地”。

她不喊了,任由這些人拳腳相加,耳邊只有一聲聲歡快的笑聲。

她求救不是害怕被打害怕疼痛,只是因為還相信心里那一點點期盼和幻想。

那些人打累了,徑自爬上床去睡了。

簡童痛的攤在地上,眼淚,順著眼角,糊了一臉。

她從沒有被人這么欺負過,從沒有這么狼狽不堪過。她不過就是愛上了沈修瑾這個不該愛的男人!

為什么夏薇茗一出事,她就必須承受來自沈修瑾的怒火和恨意?

夏薇茗出事后,簡童向周圍所有人解釋過,“我沒有害過薇茗。”

任她費盡力氣解釋,無人愿意相信。

她拼命的解釋:不是她約薇茗去“夜色”,是薇茗好奇“酒吧”是什么樣子,約她去“夜色”。

在別人的眼中,她簡童簡家大小姐張揚而肆意,夏薇茗單純乖巧又膽小,怎么會主動要求去酒吧這樣三教九流的聲色場所。

她說路上車子壞了,所以才晚到了“夜色”。

但沒人信,都說她在狡辯,她是故意讓夏薇茗一個人在“夜色”,方便那群被她花錢買通的小混混羞辱夏薇茗,毀掉夏薇茗的清白。

可自己根本就沒有必要這么做。夏薇茗經常和她說:“簡童姐,我對瑾哥哥沒有那種感覺。”

夏薇茗如果是沈修瑾的女朋友,她簡童繞開沈修瑾走!但薇茗并不喜歡沈修瑾不是嗎?

所有人的眼中,她簡童是惡毒的女配,壞事做盡。

大概知道出大事了,幾個混混跑的不見蹤影,誰知道他們跑到那個犄角旮旯里去了?中國那么大,廖無人煙的深山老林里一躲十幾二十年的殺人犯也不是沒有。簡童比誰都希望趕緊抓到這群混混。

她任由眼淚流下,事發之后,一直到進了監獄的那一刻,簡童都堅信:她是無辜的她沒有犯罪。

但是現在,她懂了,只要沈修瑾認為她有罪,她就罪有應得死有余辜。

而今天的這一切——都是沈先生的意思。

簡童不知道,這今后的牢獄生活中,還有無數個“沈先生的意思”在等著她。

沒了簡家,沒了檔案,沒了學歷,坐過牢……沈修瑾抹殺了所有的簡童活過的證明!如今的簡童,只是一串數字“926”的罪犯!

簡童想通了一切,抱著膝蓋,將自己蜷縮的更緊。……沈修瑾,徹底的抹殺了她存在的痕跡!

清晨

“喂,醒了。去洗馬桶……”一個女囚粗魯的推了簡童一把,卻嚇得尖叫起來:“!死人了!”

旁邊一個膽大的女囚沖過來,手指放在簡童鼻子下面,半晌才察覺到一股微弱的呼吸:“別吵!人還活著!快叫獄警!”

簡童命大,搶救回來。這未必是好事,漫無止境的羞辱,暗無天日的折磨,會把人逼瘋,會……徹底改變一個人。

 
 
 
 
 
 
第三章 出獄
 
 
 

三年后

S市女子監獄的大門打開,不多時,里面慢吞吞走出一個女人。

女人瘦的離譜,身上是她三年前被送進女子監獄時候穿的白裙子,F在穿在身上,就跟套了一個大麻袋一樣。

她走的很慢,一步一步朝著百多米處的站臺走過去。她手里拎著一個黑色的塑料袋,塑料袋里是三十一塊五毛錢,還有一張身份證。

炎熱的夏季,走在砂石路上,路面肉眼可見的,翻滾了一層白色的熱浪。今天的溫度至少三十三四度,女人走在大太陽底下,身上干燥的不起一滴汗。

蒼白的肌膚上有著青青紫紫的傷痕,就連臉上,靠近發際線的地方,額角處,一道長約三厘米的疤痕,盤橫在那里,十分礙眼。

巴士來了,女人上了車,小心翼翼從黑色塑料袋總掏出一枚硬幣,投入巴士投幣箱中。巴士上沒什么人,司機看了她一眼,就收回了厭惡的視線……在這里上車的,都是監獄里的囚犯,犯過罪,能是什么好人?

女人仿佛沒有看到司機的眼神,往車后座走去,她走到最后面,挑了車尾的角落坐下,盡量不想惹人注目。

車子在開,一路上,她看著窗外……三年,變化真大。

嘴角輕扯出一道弧度……是啊,三年,變化真大,何止是監獄外面的世界?還有她。

巴士開到繁華的地段,她突然一震……出獄了,她要回到哪里去?

恍然之間,她發現一個迫在眉睫的事實——她沒有地方去。

把黑色塑料袋打開,里面剩下的三十塊五毛錢,她仔仔細細的數了三遍……今后,怎么辦?

路邊不遠處,商家的招聘信息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“司機,我要下車,麻煩你開開車門。”三年的牢獄生活,磨掉了她身上的傲氣,說話對人,總是底氣不足。

司機滿嘴的抱怨,開了車門,她道了謝,下了車。

走到了那塊招聘信息的大版圖前,看了半會兒,視線落在了“清潔工”三個字上,又落在“包住包一餐”的字樣上。

她沒有家沒有檔案沒有學歷,坐過牢……恐怕就是清潔工,也不會有人要吧。但是……捏了捏手里僅剩的三十塊五毛錢,女人咬牙發狠,走進了這家名叫“東皇國際娛樂會所”的夜總會,一進去,簡童就打了一個哆嗦,中央空調的冷氣讓她全身都凍的發抖。

……

“名字。”那人不耐煩地開口。

“簡童。”粗噶的聲音慢吞吞響起,把拿筆記錄她信息的艷麗女人嚇了一哆嗦,手中的中性筆差點兒掉桌上,不滿問她:“你聲音怎么這么難聽?”

經歷了三年地獄生涯的牢獄生活,簡童習慣了溫吞,即便別人已經當著她的面直言了斷地批評她的聲音難聽,她還是溫吞地像是沒有脾氣的人一樣,慢吞吞地說了一句:“被煙熏的。”

長相艷麗的女人微微吃驚,探究的眼神落在簡童臉上,“火災?”

“嗯,火災。”說完淡淡垂下眼瞼。……只不過是有人故意縱火的火災。

艷麗女人見她不愿多說,性子無趣,也不再上心,只蹙著眉嘖嘖嘴:“不行啊,東皇不是一般的娛樂會所,來的也不是一般的客人。”又上下掃了簡童一眼,不加掩飾厭惡,顯然十分看不上穿著麻袋一樣的簡童,身上的白裙子也不知道穿了多久了,白色都發黃了。

東皇國際就不是普通人消費得起的地方,這里就算是個普通的服務生也必須長相標致,身材火辣。簡童這樣的,怎么就敢來應聘。

艷麗的女人站起,揮了揮手,十分了當地否定了簡童:“不行,你這樣的不行,就算是服務生也不行。”轉身就要離開。

“我應聘的是清潔工。”

粗噶的聲音悶悶地在這間小辦公室響起來,成功地阻止了女人的腳步。女人腳下一頓,轉身,挑著眉,探究地又把她上上下下掃視了一遍,狐疑起來:“沒見過20多歲的肯屈就吃苦當個清潔工的。”

她們這里的保潔阿姨最小的也四十好幾歲了。這個女孩額頭上破了相,瘦的跟竹竿一樣,但也至多才20歲。她們這里20歲的多了去了——都是女模和公主!當然,還有服務生。

就沒聽說20多歲的清潔工。

以為這個不起眼的女孩兒會急著訴苦,跟她說世道艱難,生活不易,如果她真的和自己說這樣一堆屁話的話,自己立刻就會把她趕出去了。

世道艱難,呵呵,東皇里頭這樣的故事多到出版成故事會,能把一座圖書館裝滿。誰會管一個初次見面的陌生人活得怎么樣?

沒料到粗噶得有些過分的聲音不疾不徐地說道:“能出來賣的話,我也愿意張開腿說歡迎光臨。來之前,我看過我自己,沒有賣身的資本,那就賣勞力。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。”……她只是一串數字“926”的罪犯而已,進了那個地方,再出來,還要尊嚴干什么?簡童眼底一抹自嘲的笑。

艷麗女人微訝,再次上上下下地把簡童打量了一通,重新走回辦公桌后拿起筆準備填表:“簡童?簡單的簡,童話的童?”

“對。”

“不該吧,”那女人上下打量簡童,“會給子女取這個名字,你的父母應該很愛你。”

簡童那雙眼睛,木訥的只剩下一潭死水……很愛嗎?

嗯,很愛。如果她沒有心腸惡毒的害死夏薇茗的話,沒有給簡家招來滅頂之災的話。嗯,大約,很愛吧。

“我沒有家人。”簡童平靜的說著。

艷麗女人擰著眉心看著簡童一眼,也不再多問,站起來說:“行了,你把身份證復印一下。”

從椅子上站起來,踩著十五厘米的恨天高走到門口時候突然停了下來,轉身對簡童做出警告:“簡童,你知道我為什么破例收下你嗎?”

女人就沒指望簡童回答,徑自接著說:“簡童你有一句話說的好。能賣的話肯定賣,賣不了,就認命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。

多少人是你雙倍的歲數了,還不明白這個道理,鉆牛角尖,拼命鉆營,自以為與天爭鋒,其實就是眼高手低,其實就是從來都看不清自己到底算是哪根蔥。

你肯正視自己,明白你自己能做什么。一個明白自己能做什么的人,我相信,她也明白什么事情是自己不能做的。”

說到這里,艷麗女人瞇了瞇眼:“簡童,東皇不是一般的娛樂會所。”

簡童依舊不緩不慢:“知道了,我聲音難聽。不會隨意開口的。”不會隨意開口,就不會亂說話。

艷麗女人十分滿意地點了點頭,平時她是不會提點新人的,敢到東皇混的就要做好心理準備。

沒想到今天會為一個清潔女工破例。

雖說她在東皇地位不低,可是這迷離的大都市中,權貴富豪,又有哪一個是她能夠得罪的起的。……進了東皇,就該學會“規矩”。

該說的不該說的,該做的不該做的。

“那經理……”簡童有點難以啟齒:“我沒有住的地方。”

艷麗女人說道:“以后叫我夢姐,”然后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:“小江,你來一下,我這里剛招進一個清潔工,你帶她去員工宿舍。”說完掛了電話,丟給簡童一句:

“明天來上班。”

就把簡童一個人扔在了這里。

簡童看著手中的入職報告,心里松了一口氣……今晚,不用睡大街了。

 
 
 
未完待續......

關注微信公眾號:【宅情小說】回復書號 “ 118 ”即可閱讀全文
 
愛生活,愛閱讀,閱讀越精彩!.
.

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相關文章
  • 萌妻出沒最新章節目錄,萌妻出沒全文在線閱讀

    萌妻出沒最新章節目錄,萌妻出沒全文在線閱讀

    2018-12-22 21:53

  • 宮傾玉碎舞輕塵最新章節目錄,宮傾玉碎舞輕塵全文在線閱讀

    宮傾玉碎舞輕塵最新章節目錄,宮傾玉碎舞輕塵全文在線閱讀

    2018-12-22 21:52

  • 總裁早回家最新章節目錄,總裁早回家全文在線閱讀

    總裁早回家最新章節目錄,總裁早回家全文在線閱讀

    2018-12-22 21:51

  • 總裁你悠著點最新章節目錄,總裁你悠著點全文在線閱讀

    總裁你悠著點最新章節目錄,總裁你悠著點全文在線閱讀

    2018-12-22 21:50

陕西快乐十分怎么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