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小說

你的愛如星光小說免費閱讀 你的愛如星光TXT完整版

作者:admin 來源:未知 2017-12-13 21:47

第1章 她不知道他是誰

深夜,坐落于A市頂級地段的奢華豪宅,一輛黑色林肯全尺寸SUV正在駛入。

別墅里。

阮白的雙眼被蒙上了一層綢布。

對方不想讓她知道他是誰。

“不要害怕,深呼吸,”

“阮白,你可以的,沒有什么能比老爸換肝以后繼續活著更加可貴,為老爸犧牲一點不算什么。”

車開進別墅的聲音不可忽視。

事到臨頭,而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停的在心里自說自話,勸慰自己。

慕少凌頎長挺拔的身軀走進來時,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他臥室里的阮白,18歲的女孩,正處于花季,亭亭玉立——

“你,你好……”感覺到對方的身體在靠近,被遮著眼睛的她下意識的退了一步,結巴起來,生硬地打招呼。

本以為做過幾天的心理建設,整個人都已經麻木,不會膽怯,但她此時此刻還是不爭氣的害怕。

想當個逃兵了。

慕少凌不知道自己今夜的行為是否禽獸,但他知道,他急需在下一個生日到來之前,找一個女人,生個孩子,抱回去給慕老爺子交差。

慕少凌居高臨下的打量著著身材嬌小的她:“你怕什么?”。

男人聲音沉穩,富有磁性。

阮白有些震驚,他的聲音竟然這么動聽,年輕,一個年過半百的老頭子,怎么會有這樣極品的聲音?

“我不是艾滋病攜帶者,在床上,也沒有變態范疇的特殊愛好。”男人開腔,嗓音低沉醇厚,狀似安撫的說道。

他確定,她那不是害羞,是對他有恐懼。

她還沒回過神來,就聽男人又道:“如果怕疼,我盡量在過程中讓你感到愉快,我們開始。”

男人冷酷的如同宣布會議開始一般,嚴肅到令她瞠目結舌。

瞬間,她被抱起來!

……

阮白這18年來,第一次被男性這樣的情況下抱起,心跳幾乎停止。

“我不知道你是否已經發育完全,如果疼,記得叫停!”慕少凌再次開口,自認很體貼的提醒道。

阮白卻更害怕了。

吸了一口氣,她咬緊粉唇,閉緊眼睛,濃密的眼睫毛不停發顫,看得男人忽然身體酥麻,下腹一緊!

她的皮膚天生的白皙,像極了清晨陽光下還未開苞的嬌嫩花骨朵,此刻,因為羞恥,而泛著淡淡粉紅……

他伸手脫她衣服。

她往后縮。

“別退!”男人喉結狠狠一動,驀地攥住她細白的手腕,將她拉到懷里,低聲警告:“不想體會我把你頂在墻上做的感覺,就別退。”

阮白不敢再退,因為他的話,臉頰上迅速紅了一片。

她現在跟陌生男人,身貼著身,呼吸碰撞,她甚至感覺得到他的身體,強而有力,很精壯!

可是,倘若他是一個年輕男人,有錢有顏值,他又怎么需要付出代價,來跟她這樣一個普通的女生要一個孩子?

或者,他很丑很丑?丑到即使有很多錢,現實中也沒有女人愿意給他生孩子?

“我有一個問題。”

“說。”男人的聲音里已經充斥著不快,溫熱手掌,略顯急促的除掉她身上的衣服。

“原來定好的試管嬰兒,為什么……為什么變成了要同床自然懷孕……”這是卡在她心里的一個疑問。

男人溫熱的呼吸,噴薄在她的額頭上。

“嗚……痛……”才一問完,她就被突如其來的一下弄得驚呼。

這一聲叫,使慕少凌的嗓音瞬間變得有了起伏,道:“我不想丟失體內的任何一條染色體,只有省去中間程序,直接交給你,我才放心,這個理由,夠不夠?”

接著,她又被他的大手重重的捏了一次!

“痛……”

阮白額頭沁出薄汗,大腦一度不能思考……

她掙扎,但卻被他霸道的按在身下,輕易給鉗制!

這是一朵嬌嫩的花骨朵,慕少凌知道,要生孩子,就必須采摘她,他認為,自己唯一能講良心為她做的——就是采摘的方式盡量溫柔。

合為一體這一刻,他輕蹙起眉,呼吸變重,覺得自己怕要控制不住自己身體的本能。

這一朵嬌嫩脆弱的花苞,恐怕有被他狠狠瘋狂揉碎的危險——

這一夜,阮白如同一葉扁舟,云雨之中,體會了無數種滋味,疼痛,哭泣,無助,昏昏欲睡……

阮白并不知道對方是什么時候離開的。

醒來時,看時間,凌晨3點。

管家鄧芳還沒有睡,走過來態度很好的說道:“阮小姐,我帶你去清洗身體!”

“謝謝,我自己來就可以。”阮白有些恍惚,臉上干掉的淚痕讓她的皮膚有些緊繃。

她沒辦法在這位女管家面前,暴露自己不堪的身體。

鄧芳退出去。

她下床,迷迷糊糊的去浴室。

等清洗完身體再回來,臥室的床單和被子都已經被換過。

這夜,她做了一個夢。

她夢到在爺爺老家小鎮上讀初中的那年——花季雨季,她跟幾個女同學一起趴在墻頭上,偷看隔壁高中操場上的籃球比賽。舉手投足,籃球打得帥到飛起的高中風云人物,就是那個轉學而來的姓慕的學長。

……

第二天,睡醒以后她覺得全身上下異常的疲累酸痛。

站在盥洗臺前,舉著牙刷,她對著鏡子愣了很久,失神的想起昨夜的夢境,記憶中的幕學長,是校內所有女生都遙不可及的夢想。

而卑微渺小經歷著校園暴力的她,也只是在還不懂什么是男女感情的年紀里,在極端且無助的時候貪婪的幻想過,幻想她能有一個哥哥,來保護自己。

直到后來情竇初開的年紀,她發現自己腦海里唯一冒出來的男生,就是那個只讀了一年高中就突然離校消失的慕學長。

走神的思緒,被洗手盆里溢出來的水拉回。

她搖搖頭,暗暗的罵自己惡心!

阮白,你再也沒有資格喜歡他了!

……

她把自己關在屋子里,下體里仿佛還有異物闖入的感覺。

到了晚上,阮白得到一個消息。

那個男人,又來了。

第2章 成功懷孕

鄧芳很意外,少爺昨天才來過,今晚怎么又來了!

一時間豪宅里的人都忙碌起來,不得不趕快準備好一切!

阮白覺得她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再一次了,但是,很難以啟齒提出次數的要求……

慕少凌下身身著一條考究的黑色西褲,上身一件白色襯衫,進了別墅,便直接來到阮白住著的臥室。

她不敢說話,呼吸都很輕!屋子里空氣安靜的一根針掉在地上恐怕都會發出不小的聲音!

慕少凌右手拎著西裝外套,左手抬起,深邃視線注視著眼睛上綁了厚布的她,而后,大手撫上她的后頸,溫柔地將她擁過來,讓她靠近自己的身體!

阮白踉蹌了一下,屏息僵住,一動也不敢動!

慕少凌低頭看著快要被他擁入懷中的小女生,喉頭滑動,薄唇緊抿,目光落在她白皙干凈的巴掌大小臉上。

視線逐漸升溫,灼熱,他的目光緩緩下移,最終,落在她粉嫩的嘴唇上……

合同上卻清晰寫明過:不接吻。

該死的,這一刻他竟然有些后悔他定下的條約!

“上去,我們開始。”男人聲線暗啞的說道。扔下外套,他抱起她的同時關上了燈。

黑暗中,她蟄伏在男人身下,皺緊眉頭,緊咬著枕頭!不敢發出那種羞恥的聲音!

她默默承受男人的一次又一次的攻城掠地——

事后,男人離開。

累到快要昏睡過去的阮白,依舊蜷縮在床上很久很久。

醫生說,這樣有利于早些懷上小孩。

……

連續不知道多少個夜晚,慕少凌都來到了別墅,哪怕被工作纏身耽誤得很晚,他也照來不誤。

隨行的司機大叔馮昌和鄧芳是一對半百年紀的夫妻,以過來人的身份,二位長輩很想勸誡少爺一句:“這種事,得慢慢來,過度縱欲,怕是會傷身!”

但這位脾性孤傲的少爺,同時又是以冷面閻羅著稱的鐵血老板,出了名的不好說話!

夫妻二人只能閉嘴!

眼睜睜看著那女孩為了配合精力旺盛的少爺,每天被索取的無精打采,軟綿綿的,提不起一點精神。

這個月的最后一晚。

男人的表現讓阮白實在揣摩不透,他時而溫柔,時而又很用力,故意讓她吃痛似的。

反反復復,她身體的感覺也變得不聽話。

她幾乎溺死在那感覺里。

事后,男人整裝完畢,衣冠楚楚的戴上一塊名貴腕表,冷酷的對蜷縮在被子里的她道:“祝你好孕。”

說完,離開了。

臥室里歸于寧靜。

對于阮白來說,這個不知姓名,不知長相的陌生男人,是恐怖的!他身體里,仿佛住著一頭才被釋放出來的怪物,野獸!令她懼怕,令她吃不消!

這一晚,他從別墅離開得比較晚。

她聽到,他先是出了臥室,接著便佇立在別墅外,最后是打火機的聲響,“咔嗒”一聲,在空蕩蕩的別墅里,很明顯。

她只需要起身,坐起來看向窗外,就能看到對方是什么模樣,但她,害怕那是噩夢……

……

1個月后。

阮白手里的早早孕檢測試紙,終于顯示有兩條紅條,顏色很深。

焦急等待好孕結果的這一個月里,除了鄧芳,她再也沒有見過交易對方的其他人,包括那個男人。

如果這個月沒成功,她就要跟那個男人復制上個月夜里做的事——

可是,現在測出來懷孕了,這太好了!

她只想順利生下腹中這個孩子,完成任務,用余生的日子逐漸淡忘這段不堪的經歷。

一切,都終將成為往事的不是嗎。

對方的人在得知她成功懷孕后,立即為她安排了縝密的檢查。

鄧芳過來交涉的時候,阮白只提了兩個要求。

一,她要繼續上學,打算讀書讀到肚子顯懷,那時再辦理休學,待產。

二,這期間她要住在出租屋里,這里住的比較自由。

別墅的那種空曠,她很不適應。

“你的要求,我要先征得老板的同意,畢竟,你肚子里懷的,是他的骨肉血脈!”鄧芳當即就轉身打電話,站在醫院高高樓層的落地窗邊,她把阮白的兩個要求跟電話那邊的老板提了。

一分鐘后,鄧芳掛斷。

“老板同意了你的要求。”

阮白點頭,悵然若失的說了聲謝謝。

……

下午,回到出租屋里,她給醫院打了個電話,“你好,是趙醫生嗎?請問我爸的身體現在怎么樣?”

“不用擔心。”醫生在那邊告訴她道:“資金已經到位,肝源很快也會到位,手術在安排,近期就做手術!”

“謝謝。”阮白不知道還能說什么。錢,肝源,這些都是她用身體換來的。

可喜嗎?

可悲嗎?

都不!

掛斷電話,她低頭趴在書桌上一個人發呆,許久,眼淚到底還是染濕了眼睫毛。

半晌,她用手掌心擦了擦胡亂流出來的淚水。

又強迫自己笑,老爸有救了,明明是件很值得高興的事。

……

5個月后。

到了這個月份,她的肚子已經顯懷。

辦理休學的手續問題,鄧芳全權處理。

鄧芳從學校出來的時候校長親自相送,態度恭敬,與之握手道別。

阮白等在遠處,微有詫異,校長那等身份的人會對鄧芳畢恭畢敬,可想而知,鄧芳背后的老板,也就是孩子的爸爸,該是何等尊貴人物?

但是這一切,她都故意的去撇開不想。

鄧芳過來,對站在車邊的她說:“放心,我是以你身體不好為由給你辦理的休學,沒人知道你懷孕的事,我們都會保密。”

阮白放心了。

下午。

阮白去醫院看老爸。

在她18歲這樣的年紀,懷孕生小孩,還是給一個不知身份的陌生男人,這件事在阮父阮利康這里,是絕對不被允許的!

還好,現在是秋天,可以多穿衣服遮掩肚子!

她上身穿了件薄毛衣,肚子顯了,所以外面披上寬松的斗篷,外表算是遮住了!

A市醫療技術最好的私立醫院。

阮白來到老爸住院的樓層。

熟門熟路的找到病房,可是,她還沒進去,就聽到病房里傳出后媽李慧珍的聲音。

“利康,我是這么想的,我們一共就兩個女兒,雖然我們家美美不是你親生的,但好歹她從小到大,都管你叫爸……”

李慧珍的話沒說完,病床上休養身體已經多月的阮利康就打斷,“有什么話,你直說,我是最疼你的丈夫。”

“我就知道你疼我,也疼我們家美美……”李慧珍抓著阮利康瘦的幾乎皮包骨的手,柔聲說道,“你不是說,等小白高中畢業,就送小白出國讀書嗎?我們美美只比小白大兩歲,現在整天混在酒吧里不好好上學,我實在是不放心,我就這么一個親生骨肉!利康,我想讓我們家美美跟小白一起出國讀書!”

阮白站在病房門外,微皺起眉。

第3章 雙寶出生

阮美美今年二十歲,初二開始不知跟誰學會的逃學。

抽煙,喝酒,夜不歸宿,這些都是阮美美頭上的“特別”標簽。

對于這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姐姐,阮白沒有一絲好感!

阮利康不是一個富豪,畢生積蓄總共六十萬整,為了這個后組成的家庭,他每天奔波,勞累工作,直到病倒,肝出問題。

甚至被醫生宣布就快死了,他都堅決不拿出那六十萬存款治病。

兩個月前,阮利康明確表達自己放棄治療。

病人一心求死,任何人都沒有辦法,包括醫生,以及親生女兒。

阮利康更是聲淚俱下的強迫女兒聽完他的遺言,說:“小白,爸這一輩子沒什么本事,就給你存了這六十萬,爸死以后,別太傷心,料理完后事你就拿錢去國外讀書!未來的路,好好走!別像你媽一樣貪婪,也別像爸這樣混吃等死沒出息!你若能聽話,爸就是立刻死,也能瞑目了!”

現在想起這些,阮白都還是眼眶泛紅。

深知老爸就算死,也要保住給她讀書的六十萬,她才不得不偷偷的出賣身體,換來一筆錢,還有與老爸匹配的肝源。

站在病房外,她看到老爸后媽恩恩愛愛的模樣,并不開心,反而是前所未有的堵心。

最終,阮白沒有進去。

下樓后,阮白恰巧碰到了阮美美。

“這不是我們家的乖乖女小白嘛?”阮美美用夾著女士香煙的那只手推了阮白一把,下手很輕,然后朝阮白吐了一口煙霧,上下打量了一番阮白的身體,嘖了一聲:“十八歲,發育的還不錯,你爸都快病死了,沒錢治,你要不要考慮出去賣幾次給你爸續命?”

阮白定定的看著面前這位惡心人的姐姐,面無表情,像是被逼到了不發泄就會憋死的地步,一字一句的砸回去:“你的建議非常棒,就像放屁一樣。”

阮美美眸子一瞪,瞬間被阮白這個態度給激怒了!

“死丫頭,敢回嘴了?!”

阮白黯然的走出去。

阮美美氣得手抖,轉過身來挺著脖子又罵,“裝什么純潔!我倒要看看你究竟什么時候現原形!你爸都說,你媽就是個萬人騎的浪貨!所以我建議你快去找個靠譜的醫院驗驗,我真擔心你是一百個男人的基因雜交出來的小賤種!”

……

阮白懷孕7個月的時候。

她清晰的感覺到肚子里的生命變得鮮活了,會踢她,這種感覺前所未有,幸福。

后來,她會想象寶寶出生后的樣子。

男寶寶,還是女寶寶?

肚子這么大,是否營養過剩了?

自從上次去醫院聽到老爸答應讓阮美美也一起出國留學,阮白就很少再去醫院了。

不是不愛老爸了,而是肚子變得更大,怕去得多被老爸看出肚子的問題。即使有寬大的羽絨服打掩護。

而且,李慧珍時刻都守在病床邊,不知道是真的在守護丈夫的健康,還是,在替阮美美守那六十萬存款。

但愿是前者,阮白頭疼的想。

……

又過了些日子,阮白得知老爸忙起了工作,加班,出差,從不停歇。

阮白生氣,無奈,一次次在電話里跟老爸溝通,卻都無果。

新年過后。

到了預產期。

私人醫院的頂級產房里,幾位女醫生全天照顧,檢查,無微不至,不敢有絲毫的疏忽。

阮白從不去在意這個孩子的爸爸究竟是什么身份,但這些人偶爾會在她的面前不避諱的談話,雖然沒說姓名,但阮白能確定,寶寶爸爸的身份,恐怕不是一個普通商人那么簡單。

阮白一點也不了解自己的身體情況,隨后聽到醫生討論的結果。

要剖腹產。

接著,她被推進手術室。

過程里她沒有感覺到疼痛,也許麻藥過去會很疼。

孩子在她體內差不多9個月,現在突然被取出去!

要分開了!

骨肉分離,這種感覺,很疼。

尖銳的疼。

眼淚不知不覺流淌過鼻梁,到臉頰上。

這一切的一切,從最開始就是公式化的公平交易,不是嗎?可為何,心臟還是這么疼痛!

鄧芳全程注意著阮白的情緒,看著她哭,看著她無助。

最后,阮白被推出去的時候,鄧芳按照命令執行,對她說:“你才19歲,這件事,終究只能是你心中一個不能說的秘密,孩子,希望你盡快走出來,祝你余生幸福。”

這是安慰的話,但卻殘忍。

“能告訴我,是男寶寶……還是女寶寶嗎……”阮白虛弱的問道。

“是女寶寶,很健康。”鄧芳按照慕老爺子的指示,為避免將來有麻煩找上門來,只能撒謊欺騙阮白。

其實,她生下的是雙胞胎,一個健康的男寶寶,還有一個健康的女寶寶。

阮白閉上了眼睛,臉色蒼白,又累又困。

女兒。

這個世上,從此有了一個新的生命,是她的女兒。

……

阮白只在醫院住了十天。

她受不了每天都在醫院里發呆的生活,受不了思緒只停留在女兒這個問題上的痛苦。

交易,可悲的交易。

出院以后,阮白回到了出租屋。

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聯系老爸。

阮利康的手機,卻是李慧珍接的:“小白啊你爸在忙,有事?”

阮白楞了一下,找老爸一次,竟然也變得這么艱難。

“我爸什么時候忙完?”她問。

“這個說不準,你爸為了能讓你出國可是勞心勞力,等他忙完了我讓他給你回電話?”李慧珍說道。

“我等我爸的電話。”阮白低頭按了掛斷鍵。

其實她知道,李慧珍不會轉達的。

如今這個世上,她的親人,還活著的,一只手數的過來。

老爸去了另外一個城市,為這個奇葩的家庭奔波勞碌。

初生嬰兒女兒,可能在這個城市,也可能在其他城市,這個寶寶,從出生起就只屬于交易背后的那個男人。

至于老媽,這個人仿佛從始至終都不存在。

阮白不知道那個女人長什么樣子,人在哪里,生活的怎么樣,有沒有一刻想念過她。

 
未完待續......

關注微信公眾號:【宅情小說】回復書號 “ 161 ”即可閱讀全文
 
愛生活,愛閱讀,閱讀越精彩!..

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相關文章
  • 我是你的路人乙最新章節目錄,我是你的路人乙全文在線閱讀

    我是你的路人乙最新章節目錄,我是你的路人乙全文在線閱讀

    2018-12-19 22:58

  • 你的眼里有星光最新章節目錄,你的眼里有星光全文在線閱讀

    你的眼里有星光最新章節目錄,你的眼里有星光全文在線閱讀

    2018-12-16 21:00

  • 你的吻是草莓味兒最新章節,你的吻是草莓味兒全文閱讀

    你的吻是草莓味兒最新章節,你的吻是草莓味兒全文閱讀

    2018-12-16 20:53

  • 你的愛在遷徙最新章節目錄,你的愛在遷徙全文在線閱讀

    你的愛在遷徙最新章節目錄,你的愛在遷徙全文在線閱讀

    2018-12-08 21:39

陕西快乐十分怎么开奖 快乐赛车计划全天免费软件 极速时时彩开奖结果呢 北京快33同号遗漏 佳永配资 长线股票推荐 期货配资怎么操作 股票开户网上可以开不 江苏11选5前三直最大遗漏 上海股票配资利息 5分彩骗局